【廉史镜鉴】600岁的紫禁城
信息来源:云台山风景区管委会 发布日期:2020-11-09 浏览次数:

紫禁城规模恢廓,意象深远,在我国乃至世界文化遗产中具有突出、重大、丰富的历史价值。在600年的传承中,尤其是在成为故宫博物院的95年,其所承载的优秀传统文化一直滋养着大众的心灵,坚定着我们的文化自信。本版特刊发一组文章,讲述一直呵护这一民族瑰宝的人与事。——编 者

紫禁城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木结构建筑群,也是中国古代宫城礼仪制度的集大成者。从1420年明永乐十八年建成算起,紫禁城已有600年的历史。

600年,即使放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是一个“长时段”,况且这600年还是人类历史变化最快的几百年。紫禁城完成了从前朝后庭的家国天下到人民共享共有的博物院的转换,实现了从明清两朝皇宫到世界文化遗产的跨越,一次次走向重生。

这其中有多少你不知道的前因后果?当我们从正门洞进入并登上午门时,《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向你打开这些尘封的历史,讲述那些还未远去的故事。

  特殊的“明初三都”

这个大展,由三大主题、18个历史节点铺陈紫禁城的规划、布局、建筑、营缮与保护的情况,让600年的“时”“空”变化一目了然。

首先是西雁翅楼展厅,主题为“宫城一体”,讲述的是明代如何绘出紫禁城的蓝图。

《周礼·考工记》中说:“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周以来国中建都,都中立宫,居中为尊的思想就贯穿于宫城规划,而明朝的紫禁城将这一理念发挥到极致。

展厅有一组建筑构件来自安徽凤阳的明中都,生动的龙纹勾头、凤纹滴水和巨大的石望柱栏板,还有显示制作方的铭文砖。明中都是朱元璋在其家乡建设的“理想”都城,与南京、北京并称为“明初三都”。

明中都于洪武二年诏建,“宫阙如京师之制”,号称九万名百工技艺尽在凤阳,天下名材聚于斯。然而洪武八年却罢建,至罢建时已“功将完成”。今天我们在凤阳还可以看到明中都外城、皇城、宫城三城环套的标准轮廓。2018年度故宫考古人员在这里发掘了承天门和外金水桥遗址。明中都的外金水桥由7座桥基组成,中间组三座正对午门中间的三座门洞;两侧各有一组,每组两座,各自正对午门的两观。7座桥均为单孔砖券桥,券石间以卯榫扣合,多处卯榫结合处以熔铁灌缝,技术非常先进。这个“烂尾工程”成为后来改建明南京宫城的蓝本,当然也是紫禁城的蓝本。

永乐四年(1406)明成祖朱棣下诏,“明年五月建北京宫殿”。“以百万之众,终岁在官供役”,历经14年,至永乐十八年(1420),凝结无数人智慧的紫禁城竣工,其“规制悉如南京,而高敞壮丽过之”。明成祖之后又多有增补,尤以嘉靖时期扩建最多。

当年修紫禁城的楠木,悉数来自四川、贵州、云南的深山巨壑,砍伐时多有生命危险,“入山一千,出山五百”。然后要等待雨季来临,利用山洪冲下来,再通过江河运到北京。石料虽然就近在房山取,但也有不近的路途,保和殿后面最大的那块石雕,重250吨,只能在冬天,每隔几里打口井,铺成一条条冰道,粗木棍子做滚杠,牲口拉加人拽,运到紫禁城。

站在景山的万春亭,晴天时可以清晰看到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的北京中轴线,而贯穿紫禁城的这一段,串起重重宫门广庭、越过错落有致的金色琉璃屋顶,两端与之高度重合,成就了北京城最令人赞叹的对称美。

 见证未有之变局

午门正楼展厅主题为“有容乃大”,时段界定在清代,讲述清朝在不改变总体布局的基础上如何修修补补,形成今日紫禁城的基本格局,而每一次改变都为我们留下了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的烙印。

观众被展厅特意展出的一组太和殿走兽所吸引。它们依次排列为骑凤仙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押鱼、獬豸、斗牛、行什。故宫其它殿宇的走兽按等级有三、五、七、九的单数组合,只有太和殿例外。

太和殿(那时叫奉天殿)最早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然而9个月后就不幸被雷电击中,化为灰烬。直到20年后的正统五年才得以重建。嘉靖三十六年和万历二十五年,太和殿两次被焚毁。李自成撤离北京前,纵火焚烧紫禁城,太和殿虽然未被焚毁,却也是残垣断壁,清顺治帝的登基大典只能在太和门举行。顺治二年,太和殿才重修完成。康熙十八年,再次被火焚毁。康熙忙着平定三藩、征战噶尔丹,直到三十四年才再兴工,这些小兽就是重建时的原件。

虽然是继承了明朝的宫殿,但清朝各个时期一直通过一些小的改造,把自己的文化放进去。2016年故宫启动了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目前仍在进行中。展厅展出了养心殿中雍正与乾隆的一些文物,比如三希堂。乾隆得到了王珣的“伯远帖”,将它和已有的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并称为三件稀世珍宝,珍藏它们的屋子就称为“三希堂”。

皇家建筑与民间建筑相比,一大特点是内檐装饰极尽奢华,紫禁城里尤以乾隆花园为代表,展厅展出了萃赏楼、三友轩、符望阁、倦勤斋的一些装饰物。符望阁的内檐装修工艺是乾隆时期江南工艺的代表,集中了木雕、双面绣、竹丝镶嵌、珐琅、雕漆、软硬螺钿、玉雕等高级工艺,并且打破器物的界限,铺陈扩张到整个室内空间。符望阁南侧的须弥座上的三槽漆纱彩绘夹纱隔扇看起来并不亮丽,但技术含量颇高。用桑蚕丝绞织成纱芯,双面满贴金箔,经纬线之间透空,再用桑皮纸镂出完整图案,以朱漆为黏合剂,贴满金箔,接着用疏密不一的金银粉描出深浅变化的色彩,还要用红金金箔勾出轮廓。以纱芯层为中心,上下各有纸样层、贴金层、打底层、晕染层、勾线层,繁复之至。

展厅里展出了一件长春宫的烫样。这一展厅的策展人、故宫博物院古建部的张杰说,三个厅的展览都分明线和暗线,明线是600年的历史,而暗线是工匠们无处不在的智慧,他们才是紫禁城营造的代表。“样式雷”家族就是代表。雷姓家族从第一代雷发达起,前后7代传承不辍,延续200多年,都是清廷样式房的掌案头目人。除了宏伟的建筑,雷氏家族还为我们留下了极为珍贵的“样式雷图档”,在这些图档中最具观赏性的是烫样,它是用纸张、秫秸和木头加工制作的模型图,相当于今天的立体模式。根据烫样,我们既可以了解单体建筑的形式、色彩、材料和建筑物内部的梁架结构,也可以欣赏组群建筑的布局和环境布置。

紫禁城见证了康乾盛世,也见证了晚清的腐朽与灭亡,在时代的变迁中迎来新生。

  奠定走向未来的基石

东雁翅楼展厅主题为“生生不息”,时段为1925年至今。1925年10月10日,随着故宫博物院的成立,昔日的紫禁城变成了博物馆。

文物南迁的故事值得铭记。为保护文物安全,1933年2月起,故宫博物院1.3万余箱百余万件文物分5批南迁。在全民族的守护与支持下,这些文物先南迁华东,后避地西南,最后集中重庆,分道东归南京,历经劫波而完好无损,创造了文物保护史上的奇迹。

1953年故宫组建了专门的古建维修队,在10年间完成了430多项工程,使故宫16万平方米古建筑得到了不同规模的修缮。1957年,故宫开始率先在古代木建筑中安装避雷针。70年代末,对电力、热力系统进行改善,消除了很多安全隐患。我们在展览中可以见到“平安故宫”走过的每一步。

1961年,故宫成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6年故宫成为中国首批世界文化遗产,科学的环境监测使它得到最严格的保护。

600岁紫禁城的最新记忆正由一帧帧我们与角楼、太和殿的合影拼成。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说,这个展览,相当于参观紫禁城的“序厅”,了解了昔日紫禁城、今日之故宫的发展脉络,再去看那些建筑,想想其背后的历史,看看其蕴含的生生不息的活力,一定会有与过去不同的感受,也一定会更爱这座青春不老的紫禁城。




主办单位:连云港市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联系电话:0518-85726318  网站地图
苏ICP备05002003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634号  网站标识码:32079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