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渔湾
信息来源:云台山风景区管委会 发布日期:2020-10-08 浏览次数:

渔湾,是我们港城著名的自然风景区,也是父亲曾经倾情奉献的热土。

渔湾,位于我市云台山东南,距市区约20公里,这里以瀑布、峭壁、怪石叠化而成,自然景观纯净秀美。两百多年前,渔湾只是云台山脉延伸至大海中的一个岛屿,偶有渔船停泊。在明代《云台山志》中,“渔湾龙潭”是云台三十六景“汲浪”的景致,因道路陡险少有人探及,文字记载到此为止。

第一次听到渔湾的名字,是1992年。父亲刚从市建委提拔至云台区政府任副区长,分管城市建设和城市管理。那年我上初二,记得父亲持续两三个月很晚回家,还经常出差去省城南京,周末几乎都在加班,似乎在筹划一件“大事”。一天晚上,好奇的我拉住刚进家门的父亲问个究竟。说起这件“大事”,父亲疲惫的面庞立马露出了笑容。原来,他在调研走访渔湾村时听村民介绍村旁的山涧里景色迷人,且在史书文献上都有记载,经实地考察,果然如此。这一发现让一直苦苦思索如何帮助村民们脱贫致富的父亲如获至宝,若能将这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开发建设成风景区,既传承了历史,又造福了村民,岂不是一举两得。说干就干,这是父亲一贯的工作作风。在区政府、市建委和交通局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父亲一方面发动乡村干部,亲自带队深入山涧实施现场勘查,另一方面多次跑省财政厅,申请专项建设资金,并邀请省里的专家出谋划策,结合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进行景区规划设计……灯光下,我听父亲描绘着渔湾的蓝图,看到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奕奕发光。

所有筹备工作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不到半年时间,九孔桥、老龙潭、藏龙洞等十多处景观跃然于施工图上;又经过一年多的建设,景区主体落实,对外开门纳客,“三潭、一洞、三汪”的设计规划终成现实,其中以老龙潭最具神采,瀑布落差40余米,游人至此伸手可及,瀑布轰轰纷泻,飞珠溅玉;半山腰的藏龙洞亦十分精彩,洞里能容纳数十人,洞门挂着长流不息的水帘,水帘上折射着七彩霓虹,景色蔚为壮观,令人流连忘返。渔湾因其山水的自然风韵、环境清幽美丽、民风古老淳朴、文化源远流长而广受游客好评。过去渔人揽舟避风、赖以生计的渔湾,如今正成为村民们光荣脱贫、勤劳致富的幸福港湾。

前后两年的时间,父亲勘查、视察景区工地近两百趟,两个膝盖的半月板磨损严重,落下膝盖疼痛的老毛病,但他仍然不辞辛劳,无怨无悔;每每有省内外领导客人来访,他都会亲自陪同参观游览,宣传港城旅游品牌,不遗余力;每每提及渔湾,他总是滔滔不绝,不亦乐乎。母亲常常戏称,渔湾是父亲的“三儿子”,是啊,渔湾从设想,到规划,到落地,到发展,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孕育到成长到成熟,有企盼有担忧有欣慰……它承载了父亲朴实的梦想,倾注了父亲满腔的热血,与父亲的生命水乳交融,是父亲这辈子除了两个儿子之外,最得意的“作品”。

退休后的父亲,身体欠佳。我每次从上海回连探亲,他都会带着我,后来是带上孙子孙女一起去渔湾走走。他爬不了山,就坐在九孔桥旁的茶舍里,看着孙辈们在桥上的喷水柱下嬉戏,听着大家爬山游览的趣闻,欣赏着一幅幅山涧美景照片,此时的父亲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着……常有老辈村民路过,远远望见父亲,都会亲热地聚拢来,握着父亲的手,亲切地叫一声戴区长或戴老哥,拉上几句家常,他们都是父亲当年带领开发渔湾景区的老伙计,见证了渔湾的成长,这是他们共同的记忆和骄傲。

今年中秋,和我们吃完最后一顿团圆饭,父亲匆匆走了,没来得及和渔湾告别。他有不舍,但没有遗憾。渔湾的夜凉如水,一路走,一路想念着父亲;这里的风,这里的水,这里的每一丝空气,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润着熟悉的父亲的气息。尽管我此刻触摸不到他,但我相信父亲未曾远离,他会一直凝视、守护着这汪渔湾,这片热土。相信这人间的爱,可以天长地久,正如这渔湾的水一样,涓涓流淌,生生不息。

别了,父亲。别了,渔湾。

作者:戴彦




主办单位:连云港市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联系电话:0518-85726318  网站地图
苏ICP备05002003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634号  网站标识码:3207920001